秋水沫

潜水了

烧掉喜欢的东西梗。_(:з」∠)_

更新后面对捆绑play忍不住了。。。。 

今天的吞哥也依然是忠犬 2(短篇,未觉醒酒茨,甜)

(作者:总之就是想写吞哥忠犬的样子_(:з」∠)_,之前被虐多了。。。另外茨木还是没有来我寮。。。。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设定:暗戳戳酒鬼吞哥x痴汉多愁善感茨木

        茨木童子提着酒来到樱花树下的石桌旁,将那布满晨露的酒碗斟满。

        快到约定的时间,茨木用左手挠挠头顶翘起的呆毛,接着摸了下发尾。突然,他发现自己的一条发带断掉了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倒不是因为他爱护形象,而是他觉得在挚友面前就应该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     茨木的辫子一般是利用左手和幻化的右手扎的,他呼了口气,右臂闪现出紫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 “本大爷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嗓音让茨木一震,腰板立刻直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啊啊挚友,这等小事,还是吾来完成吧。”茨木有些不好意思,接着他就觉得自己的发尾被捏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酒吞摸出一根红色的缎带,熟练地将辫子绑好。

        茨木向后摸了摸,果然是绑好了,一时血气冲上脸颊:

        “不愧是挚友!!连每一根发丝都能完美绑住,连每一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酒吞用一碗酒堵住茨木的嘴 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吾友!!”茨木接下酒碗,面带喜悦地一口饮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酒吞又给他斟上,自己也喝了一碗,待酒咽下,他看着茨木爽朗的笑容,不自觉嘴角扬起。

       “茨木,本大爷过一会儿要去枫树林拜访红叶,你就留在山上陪星熊打理事务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唉?”茨木一愣,“吾想和挚友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捏住酒碗的手不由得紧了紧。

        茨木知道最近大江山的新闻,鬼王爱慕鬼女红叶,红叶嗤之以鼻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酒吞又灌了一口酒,茨木什么表现他看在眼里。

 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一些私事罢了,你不必参与。”

        茨木顿时表情有些难看,挚友难道。。讨厌他了么,讨厌残缺的自己?讨厌弱小的自己。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,吾知道了,吾会照办。”茨木有些恍惚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 酒罢,酒吞起身,走向了枫叶林。

        血红,依旧是血红一片。。。无论是以前自己对红叶的情,还是现在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酒吞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鬼女红叶慢慢从林中踱出,看到了直立的酒吞,嘴角一抽,怎么又是他?自己可不是那么闲的人,自己还要为追到晴明大人而做准备呢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个酒鬼!这次又来干什么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了断情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 轰!

        鬼葫芦连续喷出燃烧的瘴气,将枫林点燃。

       “疯子!!”红叶气的连嘴角的缝线都要断掉,“为何燃烧我的林子!!”

       酒吞偏头,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:

      “为了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红叶十分气愤,转身离开了这片焦黑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酒吞带着笑容转身,如他所料看到了一脸呆滞的茨木。

       “挚友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现在,给本大爷一个答案吧。”酒吞走上前去,将茨木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 血红

       一片血红

       茨木讨厌那一天,自己抱着酒吞的头颅,在暴雨中失声痛哭,讨厌不敌人类的自己,讨厌残疾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 酒吞也讨厌那一天,讨厌那模糊的触觉,只能稍微捕捉到那人怀里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 现在,透过一片血红色的发丝。

       “茨木,大江山退治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酒吞不露声色将心尖的那一抹血色抹去。

      “本大爷以后,不会再离开你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 茨木终于忍不住眼眶里滚动的泪珠,任其汹涌而下。

       end

今天的吞哥依然是忠犬(cp皮肤酒茨,甜,短篇)

   设定:全能霸气酒吞x健气茨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吧,我听你解释。”酒吞慢悠悠吐出一句话,眼神有些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 “挚友 。。”站在他面前的红发男子伸出左手,又在半空中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说。”单字一句,表现出男子隐藏的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。。那啥。。吾真不是故意的。。”茨木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   “谁让你动厨房了。”酒吞站在厨房面前,一手拿着锅铲,“本大爷不是说过了以后都由本大爷来做饭了吗?你耳朵堵了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挚友。。”茨木脸有点红,“吾只是想。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什么也不用想了,给本大爷坐到沙发上去。”酒吞撩了一下自己雪白的发丝。

       “可是挚友。。我没事做好无聊。”茨木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事儿做?一会儿给本大爷捶背吧你。”酒吞系上了围裙,“等着啊。。”

      厨房门一关,茨木听到炒菜的声音,闻到一股香味,不由得吞了口水。

      一会儿过去了,酒吞端着两个盘子出来,茨木眼睛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 “不愧是挚友!!连这种菜也能完美驾驭!!!看这片菜叶,青里透嫩!这片肉,恰到好处,还有这。。”

    
    “闭嘴,在那里等一会儿。”酒吞又进厨房,出来时端着米饭。

    “挚友,其实吾可以去盛饭。。”

     “快吃饭。”酒吞嘴上说的不耐烦,却给茨木夹了几筷子菜。

    “挚友,吾想出去找工作。。”茨木眼神有点小心翼翼。

    酒吞“啪”的一下将筷子砸桌上,沉默良久。

    “你觉得本大爷养不起你吗?”

    “不是。。挚友。”

    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没用?”

    是啊。茨木心想,但不敢说出口。

    “本大爷还要怎么说?”酒吞突然觉得有些疲惫。

    “挚友天天工作忙,但还是要给吾做饭 ,吾只是想为挚友分担。”

     “茨木。”酒吞握住他的手,“本大爷已经不是当初的自己了,现在,你,就是本大爷的妻子,这么做不对吗?”

     “挚友。。”茨木低下头,不敢看酒吞的表情,左手用力攥住酒吞的手。

       年少时,茨木一头白发,被旁人说是不祥之兆。酒吞天生红发,也不太正常,当两人相遇时,茨木就如找到知音一般。

       两人经常一起走路,一起对抗找茬的小混混。

       只是后面有点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 红叶的出现触动了他俩的关系。酒吞仍然记得,自己当初是怎样对茨木恶言相向,甚至为了红叶和茨木打了一架。

       可是,红叶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 到头来,一场空。

       那一天,酒吞喝了许多酒,在那雨里颓然坐着。正巧被路上的混混给看见了。

      酒醒之时,面前却是血肉模糊的茨木。

      后来,酒吞染了一头白发,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连同行的大天狗都觉得。

      茨木看到白发酒吞时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 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,唯独右臂残缺 ,酒吞就帮助他完成日常琐事,在此期间,酒吞也学习了很多居家知识。

      就在茨木觉得自己拖累酒吞时,酒吞向他求婚了。

      一身笔直黑西装的酒吞就那样拿着玫瑰单膝下跪,并且给他戴上了戒指。

      茨木后来去染了一头红发,笑着说这是挚友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 酒吞嘴角扬起弧度,轻轻在茨木脸颊上留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
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等待(短篇一发完结。cp酒茨夜青)
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个舒适的月夜,晴明寮里坐着乘凉的式神。酒吞一如既往躺在石凳上,用酒碗倒着酒,肩膀上坐着一团小小的茨球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本大爷说过了,只有酒才能给身体带来益处。”酒吞随意地将酒碗放在桌子上,“要来一口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不了,贫僧不能喝酒。”对面的青坊主摆摆手,继续欣赏月色。

 
        “这月色有什么好看的?”一旁的夜叉端起酒碗,“我觉得那丑时之女钉草人的姿态,比那月亮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身体一抖,仿佛耳边传来了惨笑,他摇摇头: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粗俗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,本大爷不过是逗逗你!”夜叉大笑,灌了口酒,一把揽过青坊主,十足像青楼里的富家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得了吧,你们在这里秀什么秀。”酒吞斜眼看着他们俩,侧过身去。身为本寮里的唯一一只ssr,酒吞自觉有些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酒吞抱着茨球,侧过身去,夜叉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以前单身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本寮晴明太非,老是抽不出青坊主,夜叉是第二个到本寮的式神,晴明扶额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  然后,从一星单身到五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夜叉是寮里第一个五星的式神,晴明每场战斗都会带上他。自从晴明从百鬼街回来,第一次给他一片青坊主后,夜叉捧着青坊主团子眼睛发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之后,天天闲暇之余收集碎片,要不就以不暴击不连击为由威胁晴明,然后晴明终于正视了他的婚姻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记得有一天,晴明从阴阳寮好友处得到最后一片青坊主,心怀期待地回寮打开了夜叉的房间门。

         三十九个青坊主团子依偎在夜叉的怀中小憩,夜叉劳累一天,靠着柱子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间像是忽然禁止了,晴明轻手轻脚将那青坊主团子放在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 四十个团子合在一起,发出金色光芒,刺得夜叉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   晴明表示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。然后拿着扇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 等待,或许很漫长,但是在等待的每一天,对思念之人便又爱一分。

       夜叉喝完了酒,心满意足拉着青坊主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 风轻轻吹过,带走樱花树的残瓣,酒吞觉得冷,又不冷。夜叉是看着酒吞长大的,从他升到五星,直到成为本寮顶梁柱。

        顶梁柱通常是孤独的,本来酒吞都没有觉得什么,但是当那天晴明做勾协后得到了一个茨球,他就觉得有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 寮里的晴明阿爸一蹦三尺高:  “我终于有茨球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吓得隔壁寮的博雅以为晴明疯了。

       然后,还是只有这个茨球。酒吞又灌了口酒,手指抚摸着小茨球的软毛,轻轻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   茨木,本大爷想你了,别让本大爷等太久啊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等待,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有些模糊的感觉,通过等待,就会变得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   通过这样,才有资格说是真心的爱吧。

      (作者有话说:只是非酋的一个愿望啦,听说,产粮会有茨木,挚友在此,快些来吧。)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雨女(短篇一发完结)

       百鬼画卷中有这样一只女妖怪。

       她生得貌美,却早丧夫君,日日夜夜在断桥边哭泣,天空中的雨像是响应她的感情,随着她的抽泣而降落。人们称她为雨女。

       天色暗了下来,夜叉和青坊主漫步在断桥边,为了目睹传闻中的她。其实,是青坊主拉夜叉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 “和尚,你拉本大爷去见她干什么?”夜叉一脸茫然,但又不自觉地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贫僧听闻,断桥边的雨女能够稳定妖的情绪。”青坊主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?你蠢吗?本大爷情绪不稳定吗?”夜叉摊手,“唉,本大爷看你脑袋里装的是木鱼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青坊主看了看对方结实的肌肉,又看了看自己单薄的身体,莫名一肚子气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贫僧是为了让你放下屠刀,停止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屠刀啊,本大爷明明拿的是叉子。”夜叉拉住青坊主的袖子,使力将他拉了回来,“你不也是妖嘛 你不也要杀人嘛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贫僧一向不肆意杀人,你本恶鬼,贫僧。。。唔。”唇被毫不留情地堵住,夜叉抬起他的下巴,用尖牙在青坊主唇瓣上轻咬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 “行了,别唠叨了,既然来都来了,本大爷就看看你是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听闻此语,青坊主握紧了权杖。

        天空中的乌云正在聚集,断桥边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呜呜呜。。。。呜呜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倾盆大雨哗然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 雨女瘫倒在桥上,低着头,哭泣着,手中撑的那把破伞似乎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雨水。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站在那里,仰着头,感受着雨滴砸在斗笠上的脆响 。

         夜叉倒是坦荡站在大雨中,紫色的发丝随着风飞扬着。如果不是雨点中夹带着妖气,还真和普通水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 心中的浮躁渐渐消散,夜叉看向青坊主,雨点打湿了他的衣衫,不得不说',无论什么时候,夜叉都觉得青坊主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青坊主皱着眉头,似乎在思考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雨越下越大,夜叉感觉到雨点中的妖气越来越严重,已经觉醒了的他倒有足够抵抗的力量,但是此时的青坊主还没有觉醒,夜叉怕他受不住,就推推他,打算回去,没想到轻轻一推,青坊主就向前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夜叉迅速将他腰身拦住,顺势将他打横抱起,足尖一点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本大爷说吧,好好的来这里受什么罪!”夜叉嘴上抱怨着,动作却小心翼翼,“本大爷的心情倒是平静了,但是要本大爷停止食人,倒还差的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青坊主无奈地闭上眼,轻声说出了一句话: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,没有效果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废话啦,怎么可能凭这点雨就能改变本大爷的习性!夜叉正想这样说,青坊主的下一句话使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贫僧为什么,不能减缓这样的心跳?”青坊主面色发红,将自己缩在夜叉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夜叉不禁用手按在青坊主的胸口,感受到了强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噗通,噗通,噗通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夜叉不由得笑了,他抱紧怀中的人,加速向目的地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很久以后,人类进行了一次大江山退治,荒川之主也加入了战局,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一时疏忽被砍去头颅,他忠心的手下不惜废掉一只手臂换得鬼王头颅,成为妖界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水妖领地也受到了波及,海坊主在施法时闪了腰,椒图瑟瑟发抖连了线,夜叉让海坊主先行接受治疗,自己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找到夜叉的时候,他正躺在岸边,海坊主在一旁施法救治,椒图被吓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夜叉的伤势十分严重,时而昏迷时而清醒,海坊主毕竟不是治疗专业,治疗速度十分缓慢。他镇定下来,转头向椒图吩咐道:“我们去找你惠比寿爷爷!”

       “嗯。。嗯。。”椒图停止哭泣,一蹦一蹦跟着海坊主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守在夜叉身边,看见他那从胸膛到腰侧撕开的大口子,将外衫脱下来,绑在流血处,希望能够帮助止血,同时默念咒语,增加夜叉的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 夜叉清醒了,他吃力地偏过头,看着满头汗水的青坊主,自己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。他伸出手,抚摸青坊主的脸颊,意外地摸到几点正滑落的水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哭什么啊。。本大爷。。还没死呢。”夜叉用手指擦拭对方的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 青坊主僵在那里,任由那泪水掉下,模糊中看到夜叉温柔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放心吧。。别哭。。本大爷。不会让你。。做。那雨女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青坊主顿住,许久被压抑的感情倾泄而出,就如那日的大雨,打得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 实际上,他并不在意夜叉食人,他知道,自己对夜叉拥有那种感情,但是,迷茫的未来让他动摇了,他开始寻求驱散这种感情的方法,到头来才明白,这样的感情,恐怕是那充满妖气的雨也无法驱散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为何不正视自己的内心呢,你是妖啊。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抱住了夜叉,夜叉却因为伤痛和劳累又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惠比寿赶到,插了个旗子。

        众人欣喜地看到夜叉的伤口正迅速愈合。海坊主呼了口气,邀请惠比寿一同饮酒。

        又是许久之后,大江山恢复了平静,小妖怪们又在一起嬉戏打闹。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走到一棵樱花树下,看着这飘落的粉瓣,被黑色领口遮住的脸浮现出一丝沉醉。

        夜叉看着他,突然想捉弄他一下:

       “和尚,若那天本大爷死去了,你愿一生做本大爷的雨女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拉低领口,眼底浮现出笑意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贫僧会随你一起离去。”   

        end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珍珠(短篇一发完结)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腰间挂着一串白珍珠,身披一件紫色外套,上身裸露着坚实的肌肉,拥有一张俊俏邪魅的脸。在旁人看来,这样的穿着真是有伤风化。但俗话说,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,这位紫色头发的青年丝毫没有觉得不妥,径直走进了一家女性胭脂店。

        啧!真是的,本大爷要不是受人所托,何需忍受人类异样的眼光,直接屠村不就好了嘛。

        夜叉将珍珠扔给那家店的主人,那老板连忙收着珍珠,叫伙计给夜叉打包胭脂。哼,眼睛都绿了,人类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要不是受人所托,他何必这个样子,说实话,夜叉还真对椒图这小姑娘没辙,这小姑娘和蚌精关系很好,因此在夜叉每次出行前都会给他珍珠,然后撒娇让他换人间的胭脂回去。可曾知,珍珠对于人类是多么稀有的宝藏。

        “水族成员要保持和谐。”这是荒川之主,也就是夜叉的上司所说的话 。

        真他大爷的烦人。

       拿着胭脂正准备往前走,一缕细微的妖气擦肩而过。夜叉眉毛一挑,哟呵,还有别的妖怪在这里?

       回头一看,一袭青白相间的袈裟。

       和尚?长发?权杖?

       嗤笑一声,明明是妖怪,当什么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 夜叉跟上前去,对方停下了脚步,回头,藏在斗笠下的双眼扫视了一下夜叉,想回头继续走,头上的斗笠忽的一下被掀起 。

       一张清秀的脸呈现,夜叉注视着他眼角的妖纹,嘴角弧度上扬。

       默不作声,将掉在地上的斗笠捡起,青坊主正视眼前的夜叉。

     “请问施主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 “啊,本大爷见你生的俊俏,为何阻挡颜面?”

     “。。。贫僧并无他意。”对于无礼的夜叉,青坊主只想尽快脱身。

   
       “正好!本大爷忘记回家的路了!不如你带本大爷去一个可住宿的地方?”夜叉一脸傲慢,“不然。。本大爷就。”

       浓郁的妖气宣誓这眼前这个紫发妖怪并非浅薄修为,青坊主向后退一步,握紧手中的权杖,思想斗争了一下,便示意他跟着自己,向山上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 远离了喧闹的人间住处,周围渐渐只听到风声。青坊主停下脚步,回过头:

      “贫僧只是一只浅薄修为的妖罢了,施主不必为了贫僧而耗费法力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呵,本大爷可不管,强者生存,妖怪的法则,你应该明白吧。”夜叉毫不放过眼前自己看上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 青坊主像是被逼急了,权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金色的符文从天而降,正打在夜叉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 夜叉甩了甩头,摸了一把破皮的嘴唇,眼前的青坊主已经不见,呵呵,原来是想挡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秃驴!伤害也太低了!本大爷不会轻易放过你!快出来吧!”夜叉变出三叉戟,眼睛敏锐地观察着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 青坊主躲在一棵大树后,听到了夜叉的吼声,想脚底抹油,却被突如其来的黄泉之海打个正着。他顿时吐出一口鲜血,失去力气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 夜叉大摇大摆走过来,一把将他扛在肩上。哟,这和尚看着穿得挺多,居然这么轻。夜叉看着失去意识的青坊主,看着他无力闭着的眼,不由得呆了。

       水中

       椒图正在和海坊主捉迷藏,海坊主是条一大把年纪的鱼精,看着椒图长大,拗不过玩心大起的椒图,椒图小姑娘傻傻地认为她只要躲进蚌壳里就不会被人发现,十分自信,海坊主还是装作瞎了眼啥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 水面上波涛涌起,椒图急忙打开蚌壳,她知道是夜叉哥哥回来了。海坊主终于可以偷偷溜走,他还有一堆荒川之主给的任务没处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夜叉哥哥!椒图的东西可带回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瞧你急的,快来拿吧。”夜叉拿出一包胭脂 椒图急忙上前接过,“谢谢夜叉哥哥!”

        靠近夜叉时,椒图发现夜叉身上有一层气泡。咦?夜叉是水中之妖,何必弄个气泡呢?才发现,夜叉还扛了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夜叉哥哥,这人是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本大爷发现,你那珍珠是人间之宝,可以换很多东西,不必一口气给那么多。”夜叉一本正经说道,“所以,本大爷用多的珍珠买了个媳妇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哦,原来珍珠可以买媳妇儿啊!话说媳妇儿是什么?这人就是媳妇吗?”椒图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   “叫嫂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【ep】希望是你

第二十章(完结)

     毕业总是一件令人高兴又悲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 earn和peet,直到拿到录取通知书,才松了口气,啊,还好被录了。

    earn在松气的同时看了眼两人的录取通知书。。。不一样?

   “peet,你被哪所录取啦?”莫名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 “呃。。那个。。那啥。”peet有些尴尬,他紧张地把那纸片藏到身后,“我不是有意瞒你的。。”

   “无论怎么样,你应该告诉我一声啊。!”earn窝火,“
“难道我是外人吗?”

   “我和你,想去的大学不一样。那是我的目标,我不能。。。”peet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 两人沉默。

    “peet。。”earn开口了。

    “嗯。”peet仍旧低着头,站在那里。

    “抱歉,我有些激动了,我不该对你动怒。”earn将peet搂在怀里。

    差一点,就变成小心眼的人了呢。

    earn眼神有些复杂。

    peet握住他的手,抬头,眼眶里已经有了水雾:“不对,是我的错,我骗你填了和你一样的学校。”

    “。。好啊!!!你终于招了!”earn嗔怒道,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伸到peet胳肢窝。

   “啊哈哈哈。。哈哈。。别。。别这样。我错了。我错了。。。”peet举双手投降。

   “哼,还敢不敢??”手上动作继续。

  “哈哈哈。。。不敢了。哈。放过我啊。。哈哈”peet泪花都要出来了。

   earn满意地抱住对方,亲了一口对方的脸颊。

   结果。。还是小心眼啊。。

   “peet,以后在大学里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earn喃喃道,“平时一定要和我保持联系。。”

   “呃呃,不过以你的性子,不是应该每天都打电话嘛?”peet靠在earn肩上。

   “。。我刚想说这个。”earn挑眉,“当然每天都要打。”

 
   “。。。”有时候,peet真想敲他几下脑袋。

  “等大学毕业,我们就结婚。”earn神采奕奕规划蓝图,“那时候,我一定会穿的超级无比帅气来接你的。”

  “那我呢?”

  “你当然穿婚纱啦。”


“婚纱你个头啦!!!”peet用拳头撞击了earn的肩膀,挣开earn,头也不回地往外走。

“唉。。我错了还不行嘛。。”某大黄屁颠屁颠跟过去。

   窗外的风吹动着草叶,带来了阳光的暖意,最后一次在这所学校的草地上,毕业生们奔跑着,呼喊着,相互打闹着。

   未来的日子,应该也像阳光一样温暖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十章 完

  

【EP】希望是你

第十九章

       通过野营这个活动,earn总算是获得美人心,天天在教室里面秀恩爱。

       同学们都感觉看不下去了,有的干脆直接把earn抓过来在耳边大吼你们去结婚吧别在这虐狗了好不好!!

      这一吼倒是点醒了earn。

     peet尿急,先去厕所办事了,没有听见教室里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 earn一个箭步冲出教室,然后旋风一般闯进厕所。

     “peet!!!”

     “嗷!!!你干嘛!!”peet被狠狠地吓了一跳,下半身一紧,差点憋尿。

     “那啥。。那啥,我们订婚吧!!”

     “哈??”peet转过身,“你又在发啥疯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  earn见peet转过身,又连忙走到他跟前,还往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 “说真的啊,我们大学毕业后就结婚好不好?”earn凑近凑近。。。

    “转过去!!我扎裤子!”peet脸红。

    “啊。。哦。”earn听话地转过身,心里却嘀咕嘀咕着,嘛,都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啦,平时上厕所不都有看嘛。。。害羞什么啊。。

     “我说,你这人有病吧。”peet走到洗手池那里洗手。

     “啊?你不同意啊。。?”earn搔后脑勺,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。

    “我说,为什么你要在厕所说这事儿啊?”peet摇摇头。

   “唉。。。我这不是,想快点知道你的答案嘛。”

 
   “好啊。”

   “哦。。。诶?”earn激动地看着他。

  
   “这么吃惊干什么?我们不是恋人吗?”peet甩了甩沾满水的手,顺便把earn的衣服当做擦手布。

    “我以为你会犹豫呢,有点意外!"earn开心地笑了。

   “犹豫?为什么?”peet打开厕所门,留下一个背影。

    啊。。。earn捂住脸。。

    peet今天。。不是一般的帅呢,相比之下自己好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十九章  完

【作者有话说:下一章正文就完结了哟。】